观看记录清空
    • 视频
    • 资讯

    破庙之中(全)

    2020-03-18 21:06:48武侠古典788阅读

    【第一部
    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    喘息声,在山间飘蕩。
    穿着单薄布衣的少年,在山路上奔跑着。
    现在的时节是深秋,金黄色的季节,同时也是气温骤降的气节。要是仅仅只是穿成这样就进入山野地带的话,半夜肯定会被冻死的。但是,即使是被大自然给冻死,那也比被身为同类的人类给杀死来得好——
    青野,这是少年的名字。
    身份是大地主的奴隶,至于为甚幺要逃亡呢?原因是昨天,收割麦子的时候,不小心割破了自己的手腕,奴隶的血液汙染了原本要卖出的麦子。震怒的大地主,下令要将这个奴隶剥皮之后吊在城门之上,然后早已经察觉到气氛不对的青野便提前逃亡了。
    逃进了城镇后面的大青山。
    “山里,有数百年前被阴阳师们封印的魔物,所以决不能进去。”
    老人们是曾经这样叮嘱过的。
    但是比起进去后会遇到甚幺未知的危险相比,果然还是先得度过眼前这个要人命的危机。
    昨天夜里,将门番打昏之后的青野,翻过了大地主家的围墙,然后从城门的缺口狗洞那儿爬了出去。现在想想的话,自己已经逃跑的世纪肯定暴露了,要是被追上的话恐怕当场就会被格杀,因为奴隶并不是【人】。所以只能拚命地跑着,一刻也不能停下来,要是停下来的话就会死。
    会死啊……我、我不想死啊……
    于是拼了命地奔跑。
    细碎而锋利的石子割破了脚掌心,锐利而坚韧的树叶划破了面容。
    但是这都不重要,只要保住性命就好了。
    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    喘息声,在山间飘蕩。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  【第二部份】
    不知,过了多久。
    肚腹鸣叫的时候,天色渐闇的时候,青野在山里找到了一件破旧的寺庙。
    屋顶破损,佛像碎裂,四面爬满了青苔。
    (是以前废弃的寺庙吗?)
    这样想着,然后庆幸:“太好了……今晚就在这儿过夜吧。”
    大胆地走了进去。
    鬼神甚幺的,在这个世界上应该不存在吧?而且就算存在,这里也是神明大人的住所……嘛,虽然已经荒废了而已。
    寺庙的内部,正如预料的那样,布满了灰尘与蜘蛛丝,而且散发着一股发霉的味道。供奉着正中心的佛像已经已经碎裂了,只能隐约看出一个轮廓,以及在佛像的面前放着一个罈子般的事物。
    (是用来摆设贡品的吧?)
    这样想着的青野,走上前去,然后双手合十,对佛像拜了拜。
    “佛主大人,请保佑我。”
    将心里所想的愿望念出来,然后从单薄的布衣之中掏出了荷叶包。打开,里面是三个已经变得硬邦邦,并且有些发酸的饭糰。这是青野出逃前从厨房那儿偷出来的,打算作为路上的口粮。
    “……”
    看了看贡品台,咽了一口涎水的青野,将三个饭糰之中的两个,摆放在了上面。
    “贡品的话,已经奉献上了,所以请保佑我……”
    再一次地双手合十,然后——
    “我开动了。”
    狼吞虎咽地咽下了已经发酸的最后一个饭糰。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  【第三部份】
    入夜。
    “果然……好冷啊……”
    已经想尽办法了。
    由于身边没有火石,所以只能用别的手段取暖。将能够找到的乾草塞进布衣之中,接着竭尽所能将寺庙所有破损的地方封闭起来。可是即使是这样,冷风依旧穿过了那些没有察觉到的裂缝,而之前还感觉有些温暖的乾草也被第一阵风带走了全部的热量。
    “但是,为了活下去……所以要忍住……”
    蜷缩在角落里,打颤着的青野。
    在这之后,就听到了……
    “……冷……”
    “……冷吗……?”
    那是,甚幺声音呢?
    在昏迷与昏睡之中,迷迷糊糊的青野。
    想要睁开眼睛,不过眼皮却十分不争气,所以只能暂时依靠耳朵了。
    “……夜晚……很冷吧……”
    这回听清楚了,是女子的嘟哝。
    “一起……来取暖吧……”
    被,紧紧地抱住了。
    格拉格拉格拉……
    好像有甚幺细微的东西,像是树枝一样,在自己的身上轻轻瘙痒那样,然后慢慢抓住了,把青野的身体固定住。
    嘶噜……
    温暖的舌尖,在脖颈上舔过。
    “嗯啊……”
    发出了呻吟声音的青野。
    好想看看啊……到底,到底是谁……可是眼睛却……该死的,睁不开……甚至是身体也动弹不得了。唯一能够感知到的,就是自己正在被某个温暖的东西缓缓抱住,然后任凭对方的濡舌在自己身上舔舐。格拉格拉格拉……又是那种骨节躁动的声音……
    衣服,被一点一点地剥开了。
    可是,因为被拥抱着,所以一点儿也不觉得温暖。
    随着被深入,最后那种温暖的感觉一下子蔓延到了下体。
    咕啾……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  【第四部份】
  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一切都好像是梦。
    “我到底……”
    分不清现实与虚幻。
    摇摇缓缓从地面上站了起来,却碰到了甚幺东西。
    咕噜咕噜,滚落了一地的野果。
    “哎哎?”
    讶异的青野。
    这到底是……
    难道真的有神明?!
    他面带畏惧地看向了残破佛像,摆放在那边的饭糰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了。青野低头看了看地面上的野果,然后又看了看那个罈子。
    “……今晚,还在这里住吧……”
    将一部份野果放上了罈子上,然后剩下的一部份就是今天的伙食。
    当晚,又是那种奇妙的感觉。
    寒冷之后,立刻就被温暖地拥抱入了怀中,然后浑身上下都是那种酥麻的快感。
    “一起,取暖吧……一起做些,快乐的事情吧……”
    已经可以确定了,是某个女性。
    但是,她的正体到底……
  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身边又发现了野果。
    “唔……”
    看了看佛像,然后又看了看地上的野果。
    “那幺,今晚果然也还是……”
    于是,青野便在寺庙住了下来。
    每一天的清晨与每一天的夜晚,都重複着那样的事情。唯一变化的,就是那女子的呢喃愈来愈清晰,而地面上的食物也从只有野果,变成了偶尔能够看得见一两只动物死尸。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  【第五部份】
    青野的脱逃,在城镇里闹出了巨大的骚动。大地主十分震怒,居然连一个奴隶都无法掌握吗?于是他派出了私兵对青野发出了追捕,一路跟蹤着那个下贱奴隶的讯息,然后就来到了这件破寺庙。
    虽然依旧残破,但是已经看得出来人烟了。
    竭尽所能的青野,每一日每一日都在缓缓修补着这里。他觉得,自己好像有些离不开这件寺庙了,现在最大的愿望,除了活下去之外,就是想要见一见那个女子。
    她到底是谁呢?
    抱着每一日都要思索数百遍的疑惑,今日也带着柴火回到寺庙的青野,然后一阵钻心的疼痛就从右脚那儿传递了过来。
    被餵了剧毒的箭矢贯穿了——是那些,早已经埋伏好了的私兵们。
    “就是这个家伙了……”
    “啊啊,大胆的逃脱者。”
    “明明只是一个奴隶而已……”
    “现在就杀了他吗?”
    “不不,带回去给大地主审理吧。”
    “哈哈哈……说甚幺审理,反正就是让大地主对着他发泄一下怒气,然后就直接剥皮吊到城墙上去了吧……”
    谈笑着,然后围了上来。
    (被、被抓住了……)
    不过现在想一想的话也是理所当然,因为自己一直赖在这儿没有离开。
    只能,到此为止了吗?
    正当这样想着的时候,就看见,一团巨大的黑影,从寺庙中飞了出来……
    “不準,对我的……出手!!”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  【第六部份】
    反应过来之后,那些私兵已经全部都死了。
    可怕的魔物捲起了地面上的青野,将他拖入了寺庙之中。
    那是一个,下半身为蜈蚣,上半身却是女人的怪物——大百足,记得是叫做这个名字来着。
    格拉格拉格拉。
    熟悉的声音,原来如此,每一天晚上的女人就是她啊……
    蜈蚣的身体,将自己盘绕了起来,接着女人用嘴巴舔舐着他右脚上的伤口。
    “这一点毒液,不算甚幺……”
    之后右脚就不痛了,然后大百足也 起了她的身体,面对面,看着青野。
    现在才能够仔细看清楚她的外貌:那真是一张,绝色的面孔啊。但是表情却为何如此阴沈呢,身上的色系也都是黑紫色的不祥颜色。
    “我要谢谢你的元精呢,让我得到了打破封印的力量。”
    原来如此啊。
    那个罈子并不是贡品台,而是封印着大百足的宝器。
    “这幺说,每天早上与夜里……”
    “啊啊,你的元精很美味喔,我想要继续享受下去,所以你不能死……”
    哢。
    一边说着,一边却将青野的脖颈咬破了,大百足缓缓吮吸着血液。可是,居然一点儿都不痛,反而十分地舒服。
    “你逃不掉的。”
    她紧紧搂住了青野。
    “我看上的家伙,逃不出我的掌心。”
    带着青野的血液的红唇,吻上了青野的嘴唇。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  【第七部份】
    魔物,开始侵犯少年。
    她用蜈蚣的百足钳住了青野,并且在青野的体内注入了自己的毒液。那是能够让男性感觉到强烈快感的淫毒。
    “呜嗯……”
    看着自己的下体一点一点没入大百足的口中的青野,忍不住发出了呻吟。
    就、就是这个感觉……每一晚,原来就是……
    “唔啊啊……!”
    忍不住,立刻就缴械了。
    白浊的精华射入了女人的口中,她的眼神迷离着,眼角噙着泪水。
    咕嘟,咕嘟。
    一滴不剩喝了下去,然后意犹未尽地舔了舔他的阴茎与自己的嘴角。
    “果然,一往如既的美味……”
    她说道,摸了摸自己的下体。
    “可惜,这儿还没有完全破除封印,否则的话……”
    人体与虫体的结合处,原本是女性性器所在的地方,被一张符纸封印着。虽然已经被毒液溶解到一半了,但符纸依旧没有脱落。
    “没问题的,交给我吧。”
    “……甚幺——!”
    嗤啦!
    符纸被青野撕了下来。
    “……其实,我很早以前就喜欢上你了。”
    吻上了她的嘴唇。
    “呜呜……!!”
    (男、男人的唾沫……!!)
    “如你所愿,我会与你一直做下去的……”
    青野,将他的阴茎放入了那个空虚了几百年的壶穴之中。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  【终章】
    式姬——这是从大百足口中得知的,她的名字。
    被青野抱在怀中的式姬,两人在交合结束之后,她问道:“……我难道不可怕吗?你好像一点儿也不怕我呢?”
    “因为之前不是遇到了好多次了吗?虽然我没有一次能够睁开眼睛。”
    “那是……我怕你睁开眼,看到我的模样……”
    害怕被吓走。
    好不容易有了人,不能那幺轻易就让他逃脱。
    “……你很漂亮,也并不是那幺可怕啊。”
    在式姬的面颊上吻了一下。
    青野,他笑了起来:“很早以前我就想说了——能够,做我的妻子吗?”
    但是,为甚幺呢?
    为甚幺会选择一个魔物呢?
    投射过去了疑惑的眼神,然后青野给予了他的回答:
    “魔物甚幺的,只是别人给你强加上去的称呼而已。式姬就是式姬,不是其他的甚幺东西,仅仅是一个漂亮的女人,一个令我着迷的存在。知道吗,比起外貌的丑恶,我更加惧怕的是内心的丑恶,因为那根本看都看不出来……”
    “说、说甚幺胡话啊!”
    式姬,将脸别到了一边去。
    “妻子甚幺的……哼哼,一开始我只是喜欢上你的味道而已,你可不要误会了!”
    她说着,猛地立起了身躯,藉助蜈蚣的下身,看上去高大无比。
    青野却“嘿嘿”地笑了起来。
    “嘛,总之我是打算继续在这儿住下去了……你将来也应该依旧住在这里吧?”
    “呃……嗯……”
    “那就好办了,我们一直住在一起,总有一天你会答应我的请求的吧?”
    “……”
    魔物大百足——式姬,她低下了脑袋,长长的紫发遮盖了表情。
    “哼!!”
    最后冷冷哼出了一声,然后一溜烟躲进了罈子之中。
    ……
    ……
    到底是谁把谁给虏获了呢?

    RSS订阅 - 百度蜘蛛 - 谷歌地图 - 神马爬虫 - 搜狗蜘蛛 - 奇虎地图 - 必应爬虫

    538ricom@gmail.com   icp123

    © 2020 cdmasolutions.com Theme by 亚洲AV成人在线